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刘云军在玉树州人民医院为患者问诊。

刘云军在玉树州人民医院为患者问诊。

一厚沓病退、调离报告摆到案头。“数了数,69份!大多是医疗骨干。”

一厚沓病退、调离报告摆到案头。“数了数,69份!大多是医疗骨干。”

2016年8月,第三批北京援青医疗队队长、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院长刘云军上任头一天,就吃了个“下马威”。

2016年8月,第三批北京援青医疗队队长、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院长刘云军上任头一天,就吃了个“下马威”。

“以前搞平均主义”大锅饭”,每月绩效才几百元,任务重、风险高,技术上不去、患者难满意……”新院长“三顾茅庐”,请萌生去意的科室主任吃饭,一番深谈号准了“病根”:“再给我3个月,不成你们再走!”

“以前搞平均主义‘大锅饭’,每月绩效才几百元,任务重、风险高,技术上不去、患者难满意……”新院长“三顾茅庐”,请萌生去意的科室主任吃饭,一番深谈号准了“病根”:“再给我3个月,不成你们再走!”

履新短短26天后,经过深入调研,刘云军的改革方案出炉:全院实行绩效考核,每月绩效工资总额提升到50万元,同时重点向临床一线、高风险、高强度的科室倾斜,激发医护人员的工作热情。

履新短短26天后,经过深入调研,刘云军的改革方案出炉:全院实行绩效考核,每月绩效工资总额提升到50万元,同时重点向临床一线、高风险、高强度的科室倾斜,激发医护人员的工作热情。

用待遇留人,更要用平台留人。“玉树是结核、肝病等传染性疾病的高发区,从内科中分出来感染性疾病科;高原地区山高路险,冬季易发生交通意外,从外科中分出来骨关节诊疗中心……”与运营管理模式改革同步,刘云军带领同事们根据玉树地区群众的多发病和健康需求绘制出“疾病谱”,充分利用北京、省级医院专家和本院现有技术骨干,大刀阔斧创建新学科、开展新业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