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一名美国游泳队发言人对美国广播公司称,就在首个奥运项目举行前几天,美国泳协得知曾担任过青年游泳队员教练,现为协会成员的瑞克20年前性骚扰一名年轻游泳运动员,并向该家人支付“封口费”后
…  “色狼”教练瑞克  美国中文网报道,一名美国游泳队发言人对美国广播公司称,就在首个奥运项目举行前几天,美国泳协得知曾担任过青年游泳队员教练,现为协会成员的瑞克20年前性骚扰一名年轻游泳运动员,并向该家人支付“封口费”后,要求召开紧急纪律听证会。  《华盛顿邮报》首先披露,前游泳选手凯利告诉该报,1983年-1986年,瑞克屡次对她进行性骚扰,当时她才13岁,瑞克33岁。事发后,瑞克同意向凯利家人支付精神损失费15万美元,两人都表示不公开谈论此事。现年42岁的凯利告诉《华盛顿邮报》,“19岁那年,和瑞克签订的那份和解协议让我保持沉默23年。”“如今,我必须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瑞克的行为是一种犯罪。”  《华盛顿邮报》网上公布的法庭文件和和解协议显示,起初瑞克遭到4项殴打他人和1项给他人造成精神痛苦的指控。殴打导致凯利经过多年治疗,最终从大学退学。15万美元的和解协议并不代表瑞克本人已经对自己的罪行认错。目前,瑞克没有对这些指控发表任何评论,他说,自己不知道泳协要求召开听证会的用意何在。  瑞克建立的游泳俱乐部对《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做出回应,该俱乐部发表声明称:“瑞克请假的要求立即生效,俱乐部非常重视每位替俱乐部游泳的孩子健康和安危。”  两年前,美国广播公司曾经报道过,过去10年,36名教练因遭到和年轻优秀选手之间存在不正当性关系的指控,而被禁止加入美国泳协。曾在2009年担任印第安娜高中男子游泳队教练的肯说:“我执教27年间,性骚扰事件非常普遍,当时的教练们总会谈论这些事情。”美国游泳队执行主任查克也承认问题的存在,但他表示,性骚扰并不仅仅存在于游泳这一运动上。“和社会上的性骚扰比,美国游泳队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  美国泳协曾经规定对所有的教练进行强制性背景检查,而且瑞克建立的游泳俱乐部表示接受了这一检查,但如今瑞克的性骚扰事件曝光,令众人哗然。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哈斯特德(Dennis
Hastert)星期三坐轮椅前往监狱报道,开始为金融犯罪服刑15个月。而他违反金融法规起因是掩盖几十年前性侵犯未成年行为而支付“封口费”。.
… … … … … …美国中文网报道: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哈斯特德(Dennis
Hastert)星期三坐轮椅前往监狱报道,开始为金融犯罪服刑15个月。而他违反金融法规起因是几十年前性侵犯未成年而支付“封口费”。据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报道,哈斯特德比规定截止时间提前2个小时抵达位于明尼苏达的联邦医疗监狱,那名74岁前政治家将在那里服刑。布什总统时期的第三号人物去年10月对“结构性转移资金”指控认罪,检察官说他是为了向几十年前受他性侵犯的一名男子支付封口费。检察官指控哈斯特德在1960年代末期和1970年代初期伊利诺伊一所高中担任摔跤教练期间,曾经性侵犯几个男孩。检察官详细列出哈斯特德的行为细节。但哈斯特德进监狱的原因主要不是性侵犯,而是他为向受害者支付封口费而违反金融法并向随后联邦调查局撒谎。《华盛顿邮报》提到,哈斯特德是入狱的美国职位最高的政治家。他也是第一个被判有罪、涉及刑事案受宣判的第一个国会众议院前议长,也是19世纪以来第一个被监禁的前议长。2005年2月2日总统布什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副总统切尼和众议院议长哈斯特德为他鼓掌。(资料图)曾担任众议院共和党议长时间最长的哈斯特德显然是带着黑暗秘密历史在美国政坛升起,并在1999年到2007年期间担任议长,最终却落个如此下场。此前的报道说,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哈斯特德(Dennis
Hastert)由于想掩盖他在高中担任摔跤教练时性侵犯学生而支付“封口费”,被判有罪及监禁15个月之后,他的律师星期四说,哈斯特德不上诉。据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5月12日报道,那名伊利诺伊州共和党政治家的下一步就是前去监狱报到。被问到74岁的哈斯特德对于定罪或判决是否上诉问题时,他的律师格林(Thomas
Green)通过电邮回答美联社:不。提出上诉的截止日期为本周末。作为认罪从轻协议的一部分,哈斯特德去年10月不是对性侵犯指控认罪,而是对一名性侵受害者要支付350万美元的“封口费”时违反金融法认罪。作为交换条件,政府方面放弃对他向联邦调查局撒谎的指控。法官德金(Thomas
M.
Durkin)在4月27日宣判时,称哈斯特德为“系列儿童性骚扰者”,因此他的惩罚超出联邦指导大纲提出的0-6个月监禁。德金指出,哈斯特德在约克维尔高中担任教练期间性侵犯至少4名男孩,因此要严厉惩罚。没有参加此案的芝加哥律师苏利文(Terry
Sullivan)说,哈斯特德可以在上诉时指出德金太多强调他没有受到起诉的事情–性侵犯–或者说法官不应当偏离书面认罪协议列出的指导大纲。他说,对于哈斯特德不上诉感到惊奇。但要再经过一两年的上诉,又是在这个年龄,哈斯特德可能像还不如就此过去。芝加哥另一律师古德曼(Leonard
Goodman)说,再次审判也可能出现检察官发现更多性侵犯行为的风险并带来更长监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