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6日中午12时许,小雄和小辉(化名)兄弟俩在白云区旧机场玩耍后,穿斑马线回家时,弟弟小辉被一辆挂特种牌照的疾驰小轿车撞飞20多米,当场死亡。小辉母亲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紧紧抱着儿子尸体痛哭。据了解,目前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  “那辆车的速度真的很快”  广州特种牌照轿车撞飞小男孩20多米
当场死亡16日中午12时许,小雄和小辉(化名)兄弟俩在白云区旧机场玩耍后,穿斑马线回家时,弟弟小辉被一辆挂特种牌照的疾驰小轿车撞飞20多米,当场死亡。小辉母亲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紧紧抱着儿子尸体痛哭。据了解,目前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  “那辆车的速度真的很快”  据了解,小雄和小辉兄弟俩是茂名人,父母来广州打工已有六七年,目前租住在白云区新市镇萧岗村。他们父亲开出租车,母亲没有工作。小雄今年13岁,弟弟11岁,两人都在附近的华丰小学读书,小雄读五年级,小辉读三年级。  据两兄弟的舅妈卢女士介绍,昨天上午11时许,兄弟俩做完作业后就约上一个同学到旧机场附近抓草蜢玩。12时许,他们准备回家,当时哥哥小雄和同学走在前面,小辉走在后面。卢女士告诉记者,事后小雄说,当时是绿灯,但因经过那里的车速度都很快,他走到路边后就催弟弟快点,但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弟弟就被那辆挂着特种牌照的小轿车撞飞20多米,倒在路边的花基旁。  “那辆车的速度真的很快!”目击者黄女士说,小轿车撞上小辉后,立即刹车,但车身依然往前滑行了10多米才停住。这时路边有名保安立即帮忙报警,而小雄则跑到附近借电话告诉母亲。有目击者告诉记者,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警察到场勘察后,就将他带走调查。母亲抱着死去的儿子痛不欲生。  母亲抱尸体痛哭不忍放手  街坊刘女士说,小辉的母亲到场后,小辉已经死亡。小辉母亲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儿子的尸体痛哭,3个多小时都不愿意放手,左手不时抚摸着儿子的脸,身上的衣服也沾满了儿子的血迹。  小辉的父亲黄锦芳接到妻子电话后也匆忙赶到现场,“他(小辉)的左后脑勺穿了一个孔,当时还在不停往外冒血。”小辉父亲说。小辉母亲接受不了儿子离开的事实,一直抱着儿子的尸体,无论旁边的工作人员怎么劝说,她就是不放手。  下午3时许,经过交警不停劝说,小辉的母亲终于放开了手,很不情愿让救援人员抬走儿子的尸体。当救援人员抬走时,她又爬着跟去,满眼泪水。小辉的尸体被送走后,小雄挨着母亲瘫坐在弟弟死亡的地方,头部深深埋在两个臂弯里,不肯抬头。舅母卢女士说,兄弟俩平时感情很好,而且俩人都比较乖,成绩也很好,大家都喜欢他们。可能是因为自己带弟弟出来玩,弟弟却出了事,小雄很自责。  云城西路多发车祸
街坊建议限制车速  发生车祸的云城西路段位于萧岗村与旧机场之间。据街坊们反映,这是个事故多发路段。“上个月还有个阿婆过马路被撞了,差点死掉。”街坊王女士说,虽然该路段装有红绿灯,但很多车在经过时,根本不管,闯红灯的情况时常发生。  街坊们说,云城西路自从通车后,中间虽然设有红绿灯和斑马线,但由于没有电子眼和警示牌,路上的车一直开得飞快。就在记者采访时,发现红绿灯虽然变换多次,但能停下来遵守规章制度的车辆却极少,很多车速都达到80公里/小时,最快的则高达100公里/小时。  “我以前常到对面散步,现在不敢去了,这里太危险了。”街坊苟女士说,大家希望交警部门在这条路上设置电子眼,或者派人执勤,通过一些办法限制车速。男孩横过马路被轿车撞飞
目击者称车速过百  笔直的马路边,11岁男孩儿黄奕辉耷拉着脑袋,静静地躺在妈妈的怀抱里,嘴角流着一丝鲜血……这个可爱的小生命,永远定格在初夏的这个中午。  昨天中午,原白云机场里的云城西路发生一起惨剧,一辆黑色小车由北向南行至萧岗村地段一人行横道路口处时。3个孩子突然横过马路,小车躲闪不及,将跑在最后的小奕辉撞开十多米远,孩子当场死亡。
  死者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事发昨日中午11时许,目击者唐小姐当时正在附近看自家菜地,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那声音真的很大。”  记者午后赶到事发现场时,一辆交通拯救车仍在现场,但肇事车辆已经被拖走。从目击者用手机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肇事车为一辆黑色小车,车前盖的右半部分已经完全撞瘪,车头右前侧损毁严重。而地面上的刹车痕迹并不能清晰辨认,唯有孩子的血迹散落在十多米长的路边,让人心悸。肇事司机并未离开现场,而是坐在一辆警车后排,将头低下,深深地埋进双腿之间,一声不吭。不远处,孩子的父母痛不欲生。带小奕辉一起出来玩耍的哥哥黄雄惊魂未定,不停地抽泣。  孩子父亲黄锦芳的一位电白老乡告诉记者,黄锦芳夫妇来自电白沙琅镇,育有3个孩子,一个大女儿和两个儿子,出事的小奕辉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今年才11岁,在附近的华丰小学读三年级。比小奕辉大两岁的黄雄同在华丰小学读五年级。黄家5口人的生活,就只靠在广州交通集团开出租车的黄锦芳微薄的收入。孩子的母亲没有固定工作,平时负责照顾孩子,闲暇做一些零散的手工活,补贴家用。除去出租屋的租金和生活开销、孩子的学费,夫妇俩还要赡养老家七旬的父母,生活很是艰难。  小奕辉的舅妈卢波声也早已哭成泪人,小奕辉在她的眼里,是个很乖的孩子。一年级转来广州读书,虽然学习成绩一直是中等水平,但他平时从不和别的孩子争执打闹,见了大人都很有礼貌地打招呼,非常听爸爸妈妈的话。“我们和他的父母来广州打工都有十多年了,都住在萧岗村里。家里的玩具都是他的,平时他最喜欢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在家玩玩具,特别是小赛车和拼图、积木,他很聪明也很认真。”  肇事司机单位代表也赶到现场善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代表说,3个孩子当时是从绿化带中冲出来,嬉戏着穿过马路。黄雄则告诉记者,自己和弟弟,还有另一位同学是从人行横道处穿过马路的,当时是绿灯。  “萧岗村里面寸土寸金,没有什么空地给这些孩子玩,只有一个小球场。于是,马路对面的白云新城工地对孩子来说就充满了吸引力。”卢波声说。  小车当时正赶往医院接人  同为广州交通集团出租车司机的何永富说,根据现场的刹车痕迹和自己多年的开车经验,把孩子撞出十多米远的距离,肇事车辆当时的时速至少在100公里。但对于这一说法,现场处置事故的交警不置可否。  记者了解到,事发时肇事车辆正在赶往广州军区总医院接人的途中。截至昨天下午4时30分记者离开时,警方仍在进行现场勘察和事故原因分析。

:2009-05-17 09:29:00

核心提示:兄弟俩在白云区旧机场玩耍后,穿斑马线回家时,弟弟小辉被一辆挂特种牌照的疾驰小轿车撞飞20多米,当场死亡。目击者说“那辆车的速度真的很快!”小轿车撞上小辉后,立即刹车,但车身依然往前滑行了10多米才停住。

图片 1

小辉的母亲和哥哥坐在事故现场痛哭。新快报记者王飞/摄

新快报5月17日报道

昨天中午12时许,小雄和小辉兄弟俩在白云区旧机场玩耍后,穿斑马线回家时,弟弟小辉被一辆挂特种牌照的疾驰小轿车撞飞20多米,当场死亡。小辉母亲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紧紧抱着儿子尸体痛哭。据了解,目前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

“那辆车的速度真的很快”

据了解,小雄和小辉兄弟俩是茂名人,父母来广州打工已有六七年,目前租住在白云区新市镇萧岗村。他们父亲开出租车,母亲没有工作。小雄今年13岁,弟弟11岁,两人都在附近的华丰小学读书,小雄读五年级,小辉读三年级。

据两兄弟的舅妈卢女士介绍,昨天上午11时许,兄弟俩做完作业后就约上一个同学到旧机场附近抓草蜢玩。12时许,他们准备回家,当时哥哥小雄和同学走在前面,小辉走在后面。卢女士告诉记者,事后小雄说,当时是绿灯,但因经过那里的车速度都很快,他走到路边后就催弟弟快点,但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弟弟就被那辆挂着特种牌照的小轿车撞飞20多米,倒在路边的花基旁。

“那辆车的速度真的很快!”目击者黄女士说,小轿车撞上小辉后,立即刹车,但车身依然往前滑行了10多米才停住。这时路边有名保安立即帮忙报警,而小雄则跑到附近借电话告诉母亲。有目击者告诉记者,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警察到场勘察后,就将他带走调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